73岁的魏大爷独居多年,前段时间下楼梯时不小心摔断了腿,生活不能自理,最后只能通过家政公司找了一个保姆来照顾自己,没想到这个保姆却让魏大爷晚节不保,甚至数千万的家产也差点落入保姆之手。

家住上海的魏大爷现年73岁,退休前是一家事业单位的部门领导,在当地也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魏大爷和妻子一共生育了一儿一女,儿子留学美国后定居在国外,女儿大学毕业后在北京工作,53岁那年,魏大爷的妻子不幸离世。

魏大爷是当地有名的炒股高手,人送外号小巴菲特,魏大爷从40多岁开始研究股票,虽然这些年只是小打小闹,但是也赚了不少钱,退休后,魏大爷干脆在家里开始专心研究股票投资,60岁那年以10万元本金起家,短短五年时间里,魏大爷换了大房子,账户上的余额高达400多万元,临街的亲友们看到魏大爷的成绩都纷纷前来取经,股市上的成功让魏大爷一炮而红,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股神。老伴去世后,两个孩子也规劝父亲再找一个,左邻右舍也多次给魏大爷介绍过老伴,然而最后都被魏大爷给拒绝了,魏大爷觉得自己身体一直很好,不需要人照顾,这些年也习惯了独居生活,家里突然多出一个人反而觉得不适应。

然而随着年龄的增长,孩子们又都不在身边,有时候魏大爷也感觉很孤独,再加上年岁越来越大,生活中的很多事情也力不从心,2018年,魏大爷下楼扔垃圾时不小心摔了一跤,脑袋撞在了铁栅栏上昏了过去,等魏大爷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医院里躺了两天两夜,医生和护士追问魏大爷家人怎么没来看望他,魏大爷只能一脸无奈地摇摇头。

医院诊断发现魏大爷伤势非常严重,腿部摔骨折不说,脑袋也有轻微脑震荡情况,魏大爷重伤住院却没有人照顾,随后医院通过家政公司给魏大爷找了一个名叫刘玉芬的护工来照顾魏大爷,刘玉芬现年48岁,老家湖北襄阳,据家政公司介绍,刘玉芬是他们公司的金牌护理,有十多年的护理经验。

在刘玉芬的精心护理下,魏大爷的伤势好了很多,一个月之后终于可以出院回家,走进小区的时候,左邻右舍都夸魏大爷气色不错,魏大爷感受到了身边有女人的好处,同时也对刘玉芬贴心的服务赞不绝口,出院那一天,魏大爷和刘玉芬商量,希望她长期做自己的住家保姆,工资待遇都好说,刘玉芬表示需要回公司和领导汇报协商一下再做答复。过了两天,刘玉芬给魏大爷打来了电话,同意到魏大爷家里做住家保姆。

当刘玉芬走进魏大爷家的时候,被屋内富丽堂皇的装修惊住了,刘玉芬表示自己服务过很多高档社区,像魏大爷家里这样奢华的还是第一次见,看到刘玉芬羡慕的眼神,魏大爷顿时来了精神,表示这都是自己炒股赚来的钱,其实自己也只是一个事业单位的普通职工,虽然单位给分了一套房子,可现在住的这栋复式楼都是这些年炒股赚的钱。在刘玉芬的精心照顾下,魏大爷身体康复得不错,儿子还特意给刘玉芬打来了越洋电话表示感谢,女儿也从北京回到上海家中,特意给刘玉芬买了很多衣服和礼物。

刘玉芬在上海做家政服务十多年,业内口碑一直很好,在服务方面确实无可挑剔,刘玉芬说,13年前,她和前夫离婚后,一个人从湖北老家来到上海谋生,没有一技之长,先后进工厂打工,在饭店里洗碗,最后才干起了家政服务,刘玉芬对工作认真负责,在公司里经常被评为金牌家政。然后半年后,刘玉芬却突然被魏大爷赶出了家门,不久后刘玉芬到法院状告魏大爷她,最终导致自己怀孕,面对社区调解员,满头白发的魏大爷羞愧难当,一边摇头叹气一边嘟囔:晚节不保啊。

魏大爷和刘玉芬长期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孤男寡女同处一室,时间长了难免互生情愫,魏大爷对社区工作人员说,他确实和刘玉芬有过肌肤之亲,然而这一切都是刘玉芬安排好的,是刘玉芬主动勾引他,因为刘玉芬看到自己家大业大所以起了贪念,魏大爷说他一共也就和刘玉芬发生过三次关系,可没想到三个月之后,刘玉芬就告诉他怀孕了。

魏大爷说,此时他才意识到刘玉芬给自己设了一个套,随后动员刘玉芬到医院把孩子打掉,他愿意拿出五万元作为补偿,然后刘玉芬环顾魏大爷的这栋复式楼,最后拒绝了他的邀请,并且表示一定会把孩子生下来。魏大爷心里叫苦不迭,但是又无计可施,两人经常因为此事而争吵,最后魏大爷干脆把刘玉芬赶出了家门,一气之下,刘玉芬也把魏大爷告上了法庭,要求魏大爷对她和腹中的孩子负责,此事一时之间闹得满城风雨。

在调解阶段,法院觉得魏大爷和刘玉芬的事情到了对簿公堂的地步,最后把案子退回了魏大爷所在的社区,敦促社区工作人员对两人进行调解,然而经过社区工作人员的调查发现,2017年,刘玉芬交往了一个名叫吴彪的男朋友,此事或许跟吴彪有关系,为了彻底弄清楚事情的真相,调查员找到了吴彪,在社区工作人员强大的攻势面前,吴彪战战兢兢地说出了事情的线年,他经人介绍认识了刘玉芬,随后就同居在了一起,由于两人都是二婚,身后还有孩子需要抚养,经济压力很大,然而不久后刘玉芬就怀上了他的孩子,刘玉芬想把孩子生下来,然而由于两人的收入并不高,吴彪说他有点不太愿意,一天晚上,刘玉芬突然告诉他,自己工作的那家主人非常有经济实力,如果谎称孩子是对方的,没准可以搞到一笔钱,吴彪说,刚开始他不同意刘玉芬的做法,并且告诉她这属于诈骗,可刘玉芬说,为了腹中的孩子,同时也为了两人的将来,这或许是他们唯一一次发财的机会了,最后两人设计了方案,决定由刘玉芬出面,主动勾引魏大爷。

面对吴彪的证词,最后刘玉芬只能低头认罪,并且承认是自己主动勾引魏大爷,最终才导致魏大爷晚节不保。腹中孩子也并非魏大爷的。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