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近三百年的历史上,皇权的至高无上可以说是渗透到了每个朝代每个国家机器的每个环节上。

但是,明朝区别于其他的历朝历代,设置了专门的厂卫制度,这也是明朝独特的特色。

厂卫,是由“厂”和“卫”构成,“厂”指东厂、西厂、内行厂,“卫”指锦衣卫。

“卫”是明朝军队的编制名称,一“卫”可有五千六百人,例如天津卫,就是以军队驻扎的地点命名的,由此也可以看出锦衣卫中具体的某卫是以驻扎地直接命名的。

锦衣卫被人称为特殊警察,但锦衣卫是皇帝专属的禁卫军,自然也应属于军队的编制。

曾有评价为“明不亡于流寇,而亡于厂卫”这一说法,可见锦衣卫在明朝的颇具特色的地位和其影响。

明朝历经二百多年,锦衣卫从设置始期开始,其权力逐渐发挥着演变,对其过程可以概括为以下六个时期。

在此六个不同的时期,锦衣卫的权力潜移默化地发生着细微的变化,时而递增,时而递减。

锦衣卫于明朝朱元璋时期洪武十五年设置(1382年)。原形乃拱卫司,是由其扩充编制而形成。

锦衣卫的初始职能为三项:其一,守卫值宿;其二,侦察与逮捕;其三,典诏狱。

不过此三项职能在一段的时期内并未设立供其稳定实施的制度。且朱元璋认为锦衣卫有滥用职权,依势作宠之态,于洪武二十六年(1393 年)将内外刑狱从锦衣卫职责中废除,交由法司处理。

在仁宣两朝时期,大臣握权,锦衣卫尚能守法奉公,无侵权夺势之照,锦衣卫职能逐渐有所变化,负责典治诏狱,与侦察与刑讯。

此时的锦衣官逐渐呈现出非世袭的趋势。这也为日后锦衣卫成为达官显贵之子养尊处优的机构起了重要的铺垫作用。

牟斌博学多才,广受朝廷大臣好评,故有李成、李珍、赵鉴均“逡巡受俸禄而已”,唯有牟斌指挥有望的评价。

正德初期,太监刘瑾操握政权,将心腹布于朝廷各要位上,锦衣卫指挥使石义文也常对刘瑾阿谀奉承。

随着刘瑾权势的进一步扩大,锦衣位不得不依附于东厂,厂卫格局形势发生变化。

但刘瑾专横掌权仅五年时间,待其伏诛时,石义文随其坐罪。在由钱宁治理卫事时,锦衣位权势再一次上升。

此期的锦衣 卫权力程逐步上升趋势,待陆炳执掌卫政之时,锦衣卫权力达到顶峰,卫权甚至超越厂权,东厂亦为之低头俯首。

陆炳掌权时,朝中多有父辈同僚,陆炳对轻视其人,便想尽办法除掉,对其余人等反而彬彬有礼。

陆炳对下属又极为严厉,稍犯小事,便处刑罚,唯命是从,便予以重用,所以下属对其又尊敬又畏惧。

以万历时期为例:万历初期,朱希孝为锦衣卫指挥使。其对权力的行使可谓规规矩矩,不扩大事态,严格遵守规矩,对事物的处理比较谨慎。

万历十年,刘守为锦衣卫都督,其与东厂狼狈为奸,作威作福,虽对锦衣卫的发展产生不利的影响,不过倒是造成了锦衣卫与东厂互利互惠、相互合作的局面。

万历后期,神宗久久不理朝政,此时非法羁押、长期监禁的情形普遍存在,此时锦衣卫的权力并不及东厂之势。

自万历年间,明朝的社会矛盾逐渐加深,朝廷分崩离析,大臣们结党自拥,大太监魏忠贤权倾内外。

熹宗初期,刘侨为锦衣卫镇抚司指挥,因为人正直,“不肯献媚,不肯伤人”,遵纪守法,魏忠贤便借势将其削馆免职。

随后,田尔耕投靠魏忠贤,甘愿作其义子。其为人“阴险狡诈”,又因其“缉捕有功”升为锦衣卫都督。

崇祯初期,朱由检虽已拨乱反正,但社会矛盾一时并未消除。此期由董琨治理锦衣卫之事,此人急功近利,必究便被罢免。

崇祯末期,骆养性掌管锦衣卫,此人与东厂阉官勾结,但也算有人性,后期在受密旨对蒋綵和熊开元定罪时网开一面,使二人死里逃生。

锦衣卫不受三法司的约束,侵夺三法司的审判权。锦衣卫对和三法司合并办理的案件,实行命令制,即三法司要听从锦衣卫的指挥。

锦衣卫在自己的“法庭”上,擅用法外之刑,草菅人命。其中主要包括:对“犯人”的诬告陷害、非法拘禁甚至法外用刑。具体而言:

天启时期,北镇抚司许显纯伪造笔录,致使杨涟受冤下狱。并且对杨涟动用大刑,逼其指认前兵部尚书的贿赂。

但杨涟始终不认,于是许显纯便又伪造供词,将此事做实。这是锦衣卫滥用侦查权、刑污蔑无罪之人,颠倒是非黑白,混淆视听,以达到其所目的的典型事例。

锦衣卫奉命抓获犯罪嫌疑人,是有着严格的规章制度的,不仅要有刑科的驾贴,而且要有督察院的批文。

但实际执行时,锦衣卫无视法令制度,在不申请驾贴与批文时,随意缉拿嫌疑人。不仅有损法令的存在,而且一定程度上反映出皇帝对其权力的过于放任。

虽在洪武十二年因锦衣卫大多非法用刑,于是焚烧刑具,取消诏狱,但在明成祖时便又恢复卫狱。

虽然锦衣卫的权力行使对司法环境造成了一定程度的损害,但也并不能说其一无是处。

锦衣卫下属有两镇抚司,即北镇抚司与南镇抚司。北镇抚司主要处理诏狱,南镇抚司负责本卫刑名并兼军匠。

锦衣卫指挥使多是皇帝亲尽之人,直接受命于皇帝,优点体现在整体系统的稳定,缺点体现在不分对错,上命下从。

锦衣卫的权力有别于传统意义上的监察权,不仅负责监察,而且对于监察后的决定也要做出,体现其权力的庞大。

锦衣卫的设置,很明显体现出君主对于大臣们的不信任,因此,选用亲信任命指挥使都督,秘密查处朝廷内外造反起义之事。

在南北镇抚司的分工负责上,南镇抚司在一定程度上监督北镇抚司,而北镇抚司长官虽仅为五品,但对锦衣卫的整体构造也起到一定的分权制衡作用。

在对外的情形下,锦衣卫遍布全国各地,甚至穷乡僻壤也有其身影,百姓不敢胡作非为,官员更是如履薄冰行事,轻微的违法之事很快便会被知晓、逮捕、入罪。

这种情形在明朝前期尤为明显,一定程度上遏制了官场的贪腐,对治理官员也起到了良好的威慑作用。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